喜欢刀子的童话家

你是独一无二的小王子,而我只是千千万万的小狐狸之一。

【裘盲】看不见地窖呀(一)

[我能听见,金属的义肢上套着塑胶,踩在泥土上的声音。我能听见那交织的支架被挤压的摩擦声。

是小丑。

当时我伸手捂着心脏让它别再激动,而是听话安静下来。

对于盲人来说,那样的心跳可以占据整个大脑,然后让恐慌和紧张支配感官。

——海伦娜·亚当斯]

马戏团演员和一位盲女的故事还要从逃亡和追杀说起,那是个很昏暗的地方,但这对于海伦娜来说和外面的世界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她是个盲人。

“裘克先生?”

烟花在空中的炸响让海伦娜不得不出声,虽然最开始的沉默已经表示了她的害怕,但从喉间轻颤着发出的声音更是让她的恐惧显露无疑。

三道烟花盛开的声音并不是什么美好的景象,那只能说明海伦娜...

「安咎」一个傻子和一个鬼的故事(一)

你知道人死后会变成什么吗?

会变成鬼,然后顺着前往阴间的路去投胎,福运好的善人便再投个人身享富贵,做尽坏事的便要丢进畜生道,一次又一次做个畜生。

范无咎就是这样,先是死了,然后变成了鬼,变成了魂,但他不同,他是落河身亡的,变成了水鬼,需得拉一人下河才能结了执念上路。说真,他并非是一个良善的人,他所有的温和和放松都给了一个人,只是他现在想不起来了,剩下的全是拉一个人下河的执念。

他在河里也没有等多久,有一个傻子,每天穿着一身白衣,打着个黑伞站在桥上,他便在桥下的河里看这个傻子,那傻子又哭又笑,有时候会像是回忆一样轻唤出声,一声又一声,叫得人失魂落魄。范无咎这时就要弯下腰去捡自己的魂魄回来,...

动作有参考,是素材嗝。

一个小黑呜哇

一个伪吹的记录

怎么说呢,其实我喜欢虚伪的时间很短,甚至我还没有喜欢魔人团多久他们就解散了,我并非是从最强二人转了解的魔人团,也并不是从人类一败涂地里看见那个傻乎乎的黄发小人,而是很平常的一期视频,七月十九日的视频。从小编推荐里看见的,然后从弹幕里知道他是上赛季屠皇榜上第一名,我想,屠皇第一,这有多厉害啊,我以前怎么没有关注这个呢。

关注他的时间并不长,但也从b站视频中陆陆续续了解他,他真的是个很棒的人,没有什么很大的事情,仅仅是一个个细节就让我觉得他真的很棒啊,无论是四川口音还是什么我都很喜欢,我是个娱乐型玩家,对于屠皇啊人皇啊并没有多大感触,但他的闪现和拉锯真的让我觉得特别惊艳(这里就别向我推荐其他也很

【裘香】来一场浪漫约会吧

我有时常在沉思,星空下是否有着动人的香气,像是冷冽的花香,又像是未洗净的鲜血气味。

——笼中之蝶

“你身上的味道真令人感到悲伤,先生。”作为一名调香师,同时也是蝴蝶所幻化的薇拉·奈尔来说,身前这位约会伴侣的气味显然不是她所偏爱的,没有做出捏鼻子的事情已经是她难以维持的良好教养了——虽然这是她伪装成贵族和人类的因素,并非与生俱来。

但是沉默半晌她还是走上前去,再次确认这个沉默的屠夫确实是应答了之前自己无聊时所说的提议。

“亲爱的囚徒先生,有兴趣与我来一场凌晨星夜下的浪漫约会吗?”

作为一只蝴蝶,她的嘴向来甜美又飘忽,像是她随身携带的香水,本该被人所注意又忽视,但黑白条纹的...

虚伪排位祈福二!

"来嘛,老白,翻版嘛。"

"你是魔人吗你是。"

私心top

今天才发现有虚伪排位祈福!!!那么今天就是我的开始啦,私心打上魔人团,我爱这个团体,也爱这个团体给伪酱带来的欢乐和笑容。

这个皇冠是希望有人能把虚伪宠成小王子呀,不要再点蚊香了!

虚伪虚伪帅死了呜,今天匹配看见满地小竹笋,然后心疼伪酱呜。
一刀斩你怕了没

前两个是失去了电容笔之后的指绘,手指头太胖了呜,根本看不清线条,也因为手麻而没有修改细节和上阴影。因为基本上都算是草图所以没有分开。

© 喜欢刀子的童话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