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刀子的童话家

你是独一无二的小王子,而我只是千千万万的小狐狸之一。

「欺诈」生而无能(二)

①插叙风,想到哪个片段写哪个

②欺诈组,无攻受

昏暗的灯光照不亮没有月亮的夜晚,乌云将整个白沙街包裹在黑暗之中,本来其他街道上都有油灯,不过想也知道,在白沙街没有任何一个蠢货会将自己的蜡烛插在路口的油灯中点燃,用以照亮些许路径——不仅浪费钱还便宜了其他人。

“要我说,白沙街这群老鼠早就在这里抹黑滚打许多年,就算是挖了他们的眼睛也能从大大小小的巷子中找到那一枚落在地上的金币。”

带路的车夫面露不爽,却是恭敬地提着一盏油灯走在前面给他的上帝探路,毕竟他口袋里的那两枚银币可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除了带路之外,他嘴里还絮絮叨叨地说着白沙街的事情,这也是那两枚银币的要求。

走在后方的客人皱着眉避...

「欺诈」生而无能(一)

#前言
①毫无天赋的大魔术师x白沙街混混
②无攻受,仅有报团取暖和互相嫌弃

「如果上帝的窗户开在了不应该开的地方,而锁上了那道最应该打开的门。」

“父亲,我只能学经商吗?”

尚且还年幼的大魔术师瑟维·勒·罗伊对自己的父亲如此询问,他急切地想要一个答案,一个可以让他同时兼顾家庭和梦想的答案。

“当然,瑟维,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经商的。”

罗伊先生还未开口,从楼上下来的罗伊夫人就已经替自己的丈夫回答了孩子的问题,夫人抬起那双保养得几位年轻的纤手搭在瑟维的肩上带些不容反驳的严厉对他命令。

“瑟维,我亲爱的孩子,别再想那场魔术表演了,那不值得你为此耗费心思,你所想...

一个小小的童话家置顶

你好,欢迎光临我的主页——!


最近沉迷的是第五人格,是魔道黑(不主动黑,但是看见会感觉很烦躁),我讨厌它各种各样的ky,别跟我说那是脑残粉干的,我并不针对人,只针对事,如果你理智,请不要在我面前言论,非常感谢。


我喜爱童话,画画差劲文笔辣鸡,但我不要脸。


二娃的正牌女友(不是)。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啦,就这样叭。


杂食党。

#虚伪排位祈福no.3

久违的画图,实在是很忙,然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很少能够抽出时间来画画。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不会去对那个索要退款的女粉进行任何评价和所谓的讨伐,这不是饭圈。

我们总是二娃二娃地叫,但我们都知道,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他虽然傻,但也很聪明,我相信他一定会处理好的,虽然他软萌软萌的(?)但他可不是软柿子啊,他是我爱的丑皇,我爱的屠皇,我爱的虚伪,我爱的伪酱,我爱的二娃。

我信任他。

无论如何。

这个盾完好无损,它有好好保护我

求爷爷告奶奶终于看到全新的瓜,感动到落泪,因为没有微博没有贴吧,更甚至连好友列表里喜欢二娃的粉也不是很多,知道内情的人让我看微博让我百度,但我是真的找不到啊,灵机一闪忽然想起当初魔人团的瓜也是在lof找到的,于是翻开了许久没有用过的lof(因为它实在是太他妈卡了,图片老是无法打开,我呸呸呸)

我没看到瓜中女主的文章,也没有看到相关截图,只看见了二娃的道歉和众说纷纭,所以没有办法公正地去判断这件事。


首先,我先说,我是一个白嫖粉(不刷礼物不看直播不贡献粉丝数),对,白嫖,我只看录播和各种帖子了解他,没有做到真正的相处(蹲直播之类的),但我确实很喜欢他,除了纯黑少爷以外最喜欢他(然后是散人啊balabala...

是我给我对象和我画的情头,有用素材。

“就算是爱人死去,他们也不在对方身边。”

——“我很抱歉,我亲爱的小姑娘,说好的魔术表演只能终断了。”
——“老骗子……!明明说好不会像父亲一样离开我!”

【裘盲】看不见地窖呀(一)

[我能听见,金属的义肢上套着塑胶,踩在泥土上的声音。我能听见那交织的支架被挤压的摩擦声。

是小丑。

当时我伸手捂着心脏让它别再激动,而是听话安静下来。

对于盲人来说,那样的心跳可以占据整个大脑,然后让恐慌和紧张支配感官。

——海伦娜·亚当斯]

马戏团演员和一位盲女的故事还要从逃亡和追杀说起,那是个很昏暗的地方,但这对于海伦娜来说和外面的世界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她是个盲人。

“裘克先生?”

烟花在空中的炸响让海伦娜不得不出声,虽然最开始的沉默已经表示了她的害怕,但从喉间轻颤着发出的声音更是让她的恐惧显露无疑。

三道烟花盛开的声音并不是什么美好的景象,那只能说明海伦娜...

「安咎」一个傻子和一个鬼的故事(一)

你知道人死后会变成什么吗?

会变成鬼,然后顺着前往阴间的路去投胎,福运好的善人便再投个人身享富贵,做尽坏事的便要丢进畜生道,一次又一次做个畜生。

范无咎就是这样,先是死了,然后变成了鬼,变成了魂,但他不同,他是落河身亡的,变成了水鬼,需得拉一人下河才能结了执念上路。说真,他并非是一个良善的人,他所有的温和和放松都给了一个人,只是他现在想不起来了,剩下的全是拉一个人下河的执念。

他在河里也没有等多久,有一个傻子,每天穿着一身白衣,打着个黑伞站在桥上,他便在桥下的河里看这个傻子,那傻子又哭又笑,有时候会像是回忆一样轻唤出声,一声又一声,叫得人失魂落魄。范无咎这时就要弯下腰去捡自己的魂魄回来,...

动作有参考,是素材嗝。

一个小黑呜哇

一个伪吹的记录

怎么说呢,其实我喜欢虚伪的时间很短,甚至我还没有喜欢魔人团多久他们就解散了,我并非是从最强二人转了解的魔人团,也并不是从人类一败涂地里看见那个傻乎乎的黄发小人,而是很平常的一期视频,七月十九日的视频。从小编推荐里看见的,然后从弹幕里知道他是上赛季屠皇榜上第一名,我想,屠皇第一,这有多厉害啊,我以前怎么没有关注这个呢。

关注他的时间并不长,但也从b站视频中陆陆续续了解他,他真的是个很棒的人,没有什么很大的事情,仅仅是一个个细节就让我觉得他真的很棒啊,无论是四川口音还是什么我都很喜欢,我是个娱乐型玩家,对于屠皇啊人皇啊并没有多大感触,但他的闪现和拉锯真的让我觉得特别惊艳(这里就别向我推荐其他也很

© 喜欢刀子的童话家 | Powered by LOFTER